本文轉貼自:動物的事.響片訓練




評論:狗班長西薩的講座
(Review: Cesar Millan’s The Pack Leader Tour)

原文出處:http://www.patheos.com/blogs/heavenlycreatures/2012/01/review-cesar-millans-the-pack-leader-tour/


作者:美國專欄作家Joanne Brokaw寫於2012年1月16日


譯者:黃薇菁(Vicki)


譯文出處:動物的事‧響片訓練奇摩部落格


 昨晚我在紐約羅切斯特大劇院參加了美國最知名訓犬師西薩‧米蘭(Cesar Millan)的「狗群領袖」巡迴講座。
 為的是去徹底了解,在此之前我對西薩的接觸有限。我從來沒看過他的電視節目,沒看過他訓犬也沒聽過他談訓犬,沒讀過他的書(雖然我的確有一本他的書,是在二手書店買下的,放在我的待讀書堆裡)
 我曾看過他的晨間新聞節目專訪,發現他迷人有趣,對於他的30隻狗全沒上牽繩印象深刻,三隻狗和一隻貓就已讓我束手無策了,汪!
 所以當人們說他是個多麼糟糕又不人道的訓練師,我對他真的沒有什麼好壞意見,身為基督徒,我一直是人們批判的對象,所以我設法不對別人這麼做。我聽過的評語從「他粗魯無禮。」到「我們拿槍斃了他!」都有,老實說,我沒法以這些作為意見依據,我需要眼見為憑。
 在我看過西薩昨晚的表現,我現在有自己的意見。
 節目開場由西薩走上講台,他穿著一件超大的連身外套,耳環在燈光下閃閃發亮,觀眾歡呼著,我的意思是,真的歡聲雷動,在狗的領域裡,西薩顯然是搖滾巨星,他微笑,揮手,脫下外套,然後開講。
 節目前半段令人樂不可支,我的意思是,好笑得令人遏斯底里地大笑出聲,無論西薩模仿博美犬鬼叫或躺在地上示範貓咪舔洗自己,他都讓觀眾大笑。他是個天生的說故事好手,而且厲害的是他能示範動物行為,指出人類犯的錯,同時還讓我們發笑。
 他拿自己的移民身份開玩笑,他非法進入美國但現在已是合法公民。我認為有些玩笑很沒格調,例如他說設法跨越美墨邊界的墨西哥人發明了最早的敏捷賽。不過他很公開誠實(這是他訓練時強調的特質),他也極具娛樂性。
 他也提出很多絕佳的論點,提及飼主需要成為穩定的領袖,需要保持冷靜,需要滿足狗兒身體、腦子和心理的需求,需要了解我們的自身行為可能會導致焦慮及不穩定。他說:「其他國家的狗兒長得皮包骨,但牠們沒有心理問題,現代國家的狗兒胖嘟嘟的,卻有心理問題。」我們的狗什麼都有,但是生活在不穩定中。
 換言之:我們美國人太把狗兒當成人來對待了,說得沒錯!
 他談到恐懼、焦慮和攻擊行為是問題的結果,它們本身並不是問題,去處理身體、腦子和心理的根本問題才是解決之道。他提到解決方法有不同技巧,但他不會講到細節。
 不幸的是,許多人認為西薩的問題就是技巧,我認為多數訓練師(甚至正向訓練師)能夠同意他在節目前半段提及的多數內容,不過被他美化的部分正是問題所在,在中場休息過後,我終於親眼目睹。
 請謹記,我從來沒看過報告狗班長這個節目,所以我只能假設西薩昨晚的分享是他自認最佳的表現,也最佳呈現了他的方法和技巧。
 節目後半段的開始,他播放了一段「南方公園」動畫(South Park)謿諷報告狗班長的片段。我有位朋友老是說她有多痛恨西薩的「庛」聲,我以前不明白她什麼意思,因為我也常對我的狗發出彈舌聲。看了這段諷刺片段,我終於了解她指的是什麼。

 

 



 我無法了解的是人們為何大笑?我的意思是,它完全是在嘲諷西薩,指出他的訓練方法麻本不仁、惡質、沒有禮貌,嗯,真的是粗魯無禮,但是觀眾大笑鼓掌,好似戳狗和威嚇是件好笑且可接受的事。
 抱歉,但在我的字典裡這些都是粗魯無禮。
 然後西薩帶出一隻他訓練的狗,由助理阿萊格拉帶出來。西薩說她從未養過狗,這隻狗走在阿萊格拉前方,嗅聞著,看似自在。接著西薩接過牽繩,那隻狗僵住定格,牠是服從沒錯,但那是僵住的服從。
 接著西薩換了牽繩,把極粗的牽繩換成細線牽繩,他把牽繩拉緊,高高地拉在狗的脖子上方。那隻狗表現冷靜,有時會趴下,無論有無牽繩都沒問題,不過當牽繩在西薩手裡,它總是被拉緊,狗兒看來一直保持警戒。我們坐在側邊包廂裡,我特別留意牽繩放鬆的次數,不是很常。
 讓我不禁猜想的是:這隻狗為何服從?牠顯然被西薩訓練了很長時間,知道這些繩子代表什麼,你不會在數千名鼓噪的人面前把一隻陌生狗帶上台。不過這隻狗雖然冷靜,絕對沒有看似快樂的時候。容我稍微分析一下狗的情緒,例如,我沒有看見任何放鬆嘴巴(多數人稱為微笑)的情形,沒看見尾巴搖動。我看見一隻專心安靜等待的狗,而且是的,牠是冷靜的。
 但是,我曾學習過一件有關狗兒的事(人也一樣):牠們表現出你想要的行為並不見得代表牠們喜歡你。
 接著西薩播放了一個節目片段,他讓飼主和狗接上心跳監測器,看看心跳如何影響狗的行為,果如所料,飼主心跳加速時狗兒心跳也是,而冷靜的西薩代表冷靜的狗,觀眾為此歡呼著。
 他的論點很棒:冷靜的飼主會有冷靜的狗。
 只不過,容我指出一件顯而易見的事:那是個電視節目,三分鐘的片段可能花掉十個小時拍攝,而且從不同角度重覆一次又一次地拍攝,誰知道飼主和狗、西薩和狗的實驗花了多久時間拍?或者拍了幾次?你在電視上看到的並不是事實,它是加工過的事實。訓練狗兒要花很久很久很久的時間,訓練飼主的時間甚至更長,我們看到的是成功的節目片段,但是過程消失了,我想這讓人們對於訓犬的實際情形產生錯誤印象。
 另一件亮起警訊的事是:影片中的狗兒戴著p字鏈,西薩說這不是他的決定,是飼主的決定,他會使用任何飼主感到自在的方法。我想這是個藉口,也企圖以此安撫觀眾當中不用暴力的正向訓練師,如果他真的相信使用p字鏈是暴力作法,我想他應該會提供飼主更好、更人道的方法(節目開始前有一小群人發放當地正向訓練師名單和有關地位說訓練的資訊)
 參加到此時,我脖子後頭的汗毛豎了起來──不是因為人們告訴我西薩做了什麼,而是因為我親眼目睹及親耳聽到的東西。來看看地位說和狗群心理說,我們已知研究證實:第一,如同人類不是猿猴,狗不是狼,第二,在我們開始研究野外狼群之後,我們過去對狼群的了解已被完全推翻。
 睡在你腳邊的狗兒現在或以前從來都沒有居住過野外、生活在狗群裡或有任何地位必須比你高的慾望,牠是一隻狗,牠了解一件事:你餵我,我就留下來(我讀過有位專家稱之為寄生關係,雖然這很難聽,當你想一想,這其實相當準確),你不需要像狗媽媽一樣地咬住(抓住)牠脖子的皮,因為──容我提出顯而易見的事──你不是一隻狗,而且你也不是牠媽,你的狗現在或以後都不會把你看成是牠的狗媽媽,抓住牠脖子的皮只代表一件事:好痛!這個愚蠢的人類讓我很痛!
 不過,我離題了。
 昨晚令我更加憂心的是觀眾的反應,我非常堅信我應該追隨的是某種原則或哲學或道德規範,而不是某人,而且不會盲目追隨。但是我大膽猜測,美國多數的犬隻飼主都在尋求速成的解決方法,這麼做、那麼扯、這樣戳,然後噹郎!你有了一隻言聽計從的狗。
 昨天某人在文章評論裡斥責我,他說狗兒需要領袖,必須有人主導,但是我對他的回覆是:當領袖和主導是不同的,主導者不一定是領袖,而且掛上「老大」頭銜的人也不一定是領袖。
 利用戳狗或拉扯牠們最敏感的部位,以這方式威嚇狗兒聽令行事不是領袖的作為也沒有主導局面,這是粗魯無禮的惡霸行徑。
 如果我可以暫時離題一下,我留意到熱愛西薩的人通常也把服從看得比生活中其他事更加重要,在工作上、在家中、對待孩子、和鄰居相處、在政治上、在宗教上都是如此。有位我深愛但總是極為嚴厲、情感冷淡且極自我中心的人曾對我說:「你知道嗎,西薩可以在五分鐘內修理那隻狗兒的問題。」我的狗不需要被「修理」,而且無論是哪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它都不會只花五分鐘就解決。我也很高興它是這樣,因為這個過程其實在人犬之間建立了一個長長久久又充滿愛的強烈情感鍵結──我的朋友恐怕可能一輩子都體會不到。
 節目以問與答作結,我認為此時西薩鬆懈了防備,而且這沒有為他加分。問題都很簡單,例如:狗會偷食物怎麼辦?狗在車裡吠叫,但牠是開心地叫時怎麼辦?西薩請助理把這些問題讀了好多遍,第一個狗偷食物的問題難倒他了,他似乎設法拖延時間,最後囉嗦冗長地重提了一些有關穩定度的話。
 (在此申明我對狗偷食物問題的答案──我後來詢問訓練師Ada Simm,她也給了相同答案。第一,把食物收於狗兒拿不到的地方,第二,別讓狗兒進入人們用餐的地方,第三,教導狗兒對「離開」口令的絕佳反應,這樣你可以讓牠和食物同處一室也不用怕牠去偷盤中食物。各位,這是我根據經驗的意見。)
 還有的是,節目進展到此,西薩似乎變得有點惱怒,他已經對著攝影的人發作了兩次,起初還是不錯的幽默(「我現在合法了,我可以開除人。」),不過到後來他下台後瞪著他們,我想與他怒瞪著壞狗的眼神很像。
 最後,我只能說我比較喜歡與我的狗建立的關係是牠想做我請牠做的事,牠想和我在一起,因為牠認為這是天下最棒的事,而不是因為牠知道不服從就會被戳或脖子被抓或腰腹被「輕點」,無論力道多麼輕。
 服從不是一種關係,它是某種關係的結果,如果你發現自己為某人喝彩,而不是為他的哲學這麼做,或許你需要再多思考一點。但是不要因人廢言,西薩是個很棒的勵志講師,對於我們人類如何辜負狗狗有一些絕佳論點,他的目標大多合理。他很聰明,令人喜愛又風趣好笑,他的確很愛他的狗,也與牠們有情感連結。
 不過我認為他達成目標的途徑需要在現今研究發現之下重新評估,因此我必須大力反對他的方法。
 當然,對美國犬隻飼主而言,重新評估西薩的方法可能代表訓犬會花較長期的時間,花費更多時間和精力,而且也涉及更投入的情感承諾,或許超乎許多人願意給予的程度。
 因為到頭來,問題不在狗的身上,而在於飼主,我想這是西薩和我可能都同意的一點。

創作者介紹

【八貓一腸】

Mar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任 阿
  • 您好

    以下為個人意見

    比較簡單的來說

    他是幫助人們解決狗兒與人類相處的問題
    如果狗兒不能融入人類社會
    那下場我想您也相當清楚

    說到底
    小時候我們也接受父母的教育
    父母也會用嚴厲的言詞來教訓我們
    為的就是希望我們能學習如何在這社會中生存

    如果什麼都不教
    出了事到底又是誰的責任呢?

    養狗的人
    責任又是什麼呢?

    難道只是自己覺得狗兒快樂就OK嗎?
    但是自己真的又了解狗兒真的快樂了嗎?

    也許我不了解他心裡的想法

    但我覺得他在節目裡面說的是對

    如果人類無法領導狗兒

    那又如何能擔起養狗兒的責任呢?

    只是餵飽那誰都會

    如果狗兒到最後必須要安樂死

    那主人是否有盡到責任呢?

    還是只要狗兒快樂就好?

    即使他即將要被安樂死?

    每個人訓練方法都不同

    但是我想出發點都是好的

    以上

    是我的個人見解

    感恩
  • 狗需要教育,但不是每件事都只有兩面,非好即壞。
    不選擇溺愛的方式不見得就要選擇讓狗產生壓力、不快的手法。
    目前有許多更好的訓練方式提供主人選擇,一樣達到成效,而且主人與狗都開心。
    那麼究竟為什麼要造成狗的壓力與不快?

    Marcy 於 2013/02/27 18:58 回覆

  • 張錦祥
  • 對於他的教法...也許有些點看起來會很粗魯..但是不可否認他真的很了解狗...而我們只是因為愛而養但卻不懂狗的心理...
  • 沒有人否認他這個人,抵制的是他對待狗的方式。

    Marcy 於 2013/02/27 18:54 回覆

  • 訪客
  • 看你的文章,應該也是屬於溺愛狗的人,你這麼厲害,就請你用你的方法來教狗,相信有一天你也會成為台灣的狗語者,不要只會打嘴炮^^
  • 您好,我是寵愛我的寵物
    所以我願意去做功課,學習更多更好的更科學的訓練方式
    以讓他們開心、愉快,不造成壓力的方式,學習成為更有禮貌、更有社會化也更開心,不用隨時隨地擔心害怕被撮被點被踢的狗。
    希望您也是如此。

    Marcy 於 2013/02/27 18:59 回覆

  • 訪客
  • 自己有本是弄到西薩一樣的地位再來批評別人吧
  • 本文為轉貼文章,您也許需要再看看清楚。

    Marcy 於 2013/02/27 18:54 回覆

  • Marcy
  • 本文為轉貼文章。
    國外及國內已有許多不用刺激、打罵或任何讓狗感到不愉悅的訓練方式,在決定使用何種方式之前,想想您需要的效果,還有您希望帶給自家寶貝狗的是什麼,多聽多看多做功課吧。
  • 訪客
  • 很認真的把原po文章看了一次,
    但很抱歉我無法認同。

    Cesar那種拉扯力道根本不會使狗狗有多大的傷害,
    絕對比當狗狗發狂的時候,飼主拉住牠讓牠冷靜還要無傷害之可能性。

    現代一堆狗狗過得比人還要好,但壞行為壞毛病卻一堆,
    這往往是飼主造成的。
    你只想要牠過得快樂,卻根本不知道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說到底這並不是真正的良善,說難聽點就是偽善。
  • 謝謝您的回覆
    事實上如果您了解有更好更友善的方法能解決問題,就不會有此評論。
    身為正向訓練師,努力推廣友善的訓練方法,讓人犬關係達到平衡正是我們的目標
    也許您多花些時間了解有關正向訓練,就不會有『偽善論』。

    Marcy 於 2013/04/27 10: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