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忘了有沒有寫過跟蜜茶有關的日記。所以今天以蜜茶當主角。


蜜茶是四個小寶貝的老大,花色跟糖蜜媽咪最像,常常一晃過去都被我誤認為糖小蜜。臉跟森永爹地一樣圓,一樣號呆。記得那一年糖小蜜快要生了,完全沒有生產經驗的她一生下蜜茶就驚慌失措地躲了起來,當時是寒冷的冬天,地板是冷冰冰的大理石。我不敢碰小貓,怕像之前做功課時看到的文章一樣,『貓媽媽會因此不顧孩子。』我急著把糖小蜜抓出來往蜜茶的方向推,無奈她早已嚇壞,顧不得她自己的小孩(當時大概也沒想那麼多。)害怕小貓死掉,我趕緊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工具,剪開膜衣、剪斷臍帶、用乾淨的布擦拭,一直到小貓細微的喵了一聲才放下心,然後把小貓安置在溫暖地方,再把新手媽咪糖蜜從床下帶出來,又一次推向小貓。這次,糖蜜認出那是她的孩子,心急地舔啊舔,並且在我事先準備好的產房照顧著小貓,然後把胎盤吃掉以補充體力好迎接後面的三隻小貓。

因此,蜜茶跟我的關係一直密不可分。

蜜茶其實是一個很惹人疼的孩子。他不吵不鬧,卻又喜歡人陪,只要看著他並喊他的名字:『蜜ㄉㄟˇㄉㄟˇ~』他就會開心地喵喵叫。個性幾乎像糖蜜一樣好,包容性很高,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家老大姐太妃總是最不喜歡他。只要蜜茶坐在太妃旁邊,她一定賞他一巴掌。但我們從來都沒看蜜茶還手。

他的臉永遠像是沒睡醒,呆呆的模樣,讓我那個親愛的愛到心坎裡去。蜜茶大概也知道姨姨最愛他,所以都會很狗腿地去對他姨姨撒嬌,讓姨姨更開心更疼愛他。

蜜茶有個小特徵。右耳缺了一小角。(照片看得到。)那是去結紮後回來有的。

一開始我以為是動物醫院誤以為他是流浪貓咪所做的剪耳記號,之後想想不對,嗨啾(四個小貓的老么)是一起去動手術的,怎麼就沒有被剪耳?後來我才想到,他們一起去動手術的時候,一開始被關在同一個外出籠,兩個都是血氣方剛的男生貓,又正值發情期,理所當然會為了地盤爭得你死我活。大概就是那時候不小心被嗨啾弄傷的。我因此心痛得要死,自責怎麼沒照顧好他,他自己卻沒神經地毫不在意,結完紮之後更像小貓一樣地不在乎被打被罵被追。

不過現在的蜜茶有個死穴--妮拉。

他簡直恨死妮小拉了。常常為了要跟我們撒嬌,又被妮拉追來追去,因此賞了妮拉好幾巴掌。妮拉也很有冒險犯難的精神,最喜歡追著蜜茶跑。可憐的蜜茶從此之後鬱鬱寡歡,看見妮小拉出來放風就跳得高高,能離多遠就有多遠。

蜜茶是四個小寶貝的老大,卻永遠像小貓一樣愛撒嬌,號呆愛吃喜歡姨姨,這是我的蜜小茶。
創作者介紹

【八貓一腸】

Mar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